• <strong id="o2suu"><rp id="o2suu"></rp></strong>

  • <delect id="o2suu"></delect>

          市場化帶來治污新動力 第三方治理仍難接地氣?

          時間:2019-10-27 09:21:20 分享到:

            【中國啟明環保 行業動態】第三方治理,即排污者通過繳納或按合同約定支付費用,委托環境服務公司進行污染治理。環境保護部規劃財務司副司長張士寶指出,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在提高污染治理效率,降低污染治理成本,促進環保企業健康發展等方面有著不可替代的優勢。
           

            “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是我國環境保護實際需要的環境污染治理新模式,也是今后我國環境保護轉型發展的大趨勢和必然方向,具有非常廣闊的前景和強大的生命力。”中國資深環保專家胥樹凡日前公開指出。
           

            目前,中國正處于工業化中后期,工業污染已占總污染70%以上,成為環境污染的主要根源。誠如排污企業為了追求經濟效益忽視環保設施投入,發生污染事件后有的“欺上瞞下”,有的“亡羊補牢”,往往出于企業自身逐利天性、治理污染手段落后、環保社會責任欠缺等因素,難以在治污上有所作為,甚至導致污染事件連續發生。這樣的案例并不鮮見。
           

            與此同時,近年來主要依靠政府和“誰污染、誰治理”的原則進行環境污染治理的方式,在日益復雜的環境問題面前顯得乏力。因此,“污染企業付費、專業化治理”的第三方治理模式被寄予厚望。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建立吸引社會資本投入生態環境保護的市場化機制,推行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
           

            在2014年印發的《關于創新重點領域投融資機制鼓勵社會投資的指導意見》中曾明確,推動環境污染治理市場化,在電力、鋼鐵等重點行業以及開發區(工業園區)污染治理等領域,大力推行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通過委托治理服務、托管運營服務等方式,由排污企業付費購買專業環境服務公司的治污減排服務,提高污染治理的產業化、專業化程度。穩妥推進政府向社會購買環境監測服務。建立重點行業第三方治污企業推薦制度。
           

            隨即,2015年1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推行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意見》提出,要以環境公用設施、工業園區等領域為重點,以市場化、專業化、產業化為導向,營造有利的市場和政策環境,改進政府管理和服務,健全第三方治理市場。
           

            中國環境保護產業協會相關負責人表示,我國2011年從事環保產品生產的企業已達4400余家。然而就廣西而言,目前政府向社會購買環境監測的第三方服務已較為普遍,但真正開展第三方治污的生產企業尚為數較少。
           

            事實上,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是排污者通過繳納或按合同約定支付費用,委托環境服務公司進行污染治理的新模式。很明顯,第三方治污其實創造了一種三贏局面,排污者、政府和治污者都是贏家,對排污者來說只出錢不出力,節省了時間、精力和治污成本;對政府來說,可減少治污投入,并培養了一個新興產業,增加了一個經濟增長點;對第三方來說,治污產業就是金礦,不僅治污本身有“錢景”,而且還能變廢為寶。
           

            目前中國多地已出臺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相關政策和意見,致力于破除治污難題。據公開資料,廣西、上海、河北、吉林、山西等約20個省市區,先后出臺了鼓勵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相關的政策。但在從事水、土壤等第三方治理的博天環境集團副總裁繆冬塬看來,第三方治理在國內尚處起步階段,法律法規不健全,排污主體責任明晰難,排污企業違法成本低于守法成本,第三方治理“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治污機制理順難。一位脫硫脫硝設備供應和運營商說,銷售量今年上半年同比增長近3倍,但90%非正常運行。“吉林一家電廠為了省電費,常常將應全天候運行的設備在晚上關停,設備損壞快,治污效果差。我們的產品像出嫁的‘女兒’,遭遇如此對待,還影響了名聲,讓人痛心。究其原因,主要是治污機制存在問題。”一位環保企業負責人說,一些污染企業認為是我出的錢,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
           

            第三方和排污主體責任明晰難。連云港市環保局總工程師黃宜鶴指出,第三方和排污主體相互勾結時有發生。有些企業污染治理不達標,但環保局每次抽查結果都合格,后發現是第三方幫業主造假。此外,政出多門致監管難,亦被視作第三方治理落地的攔路虎。業內人士表示,有時明知第三方運營不合格,卻束手無策。近期一家第三方運營的污水處理廠接受住建局和環保局核查,由于兩部門各自采用自定標準,環保局核查不符合環評要求,住建局核查卻合格,損害了政府公信力。
           

            正因如此,若想讓這種“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模式在我國完全取得成功,早日普及,還需在幾個關鍵環節做好文章。首先,應鞭策更多排污企業交給第三方治污。第三方治污模式成功的前提是要有市場需求,即更多排污企業需要第三方。但一些排污企業可能還是想自己治污,原因是自己治污有漏洞可鉆,例如,把一些污染物偷偷排放,自己就節省了治污成本,如果交給第三方治污,治污支出可能就是剛性的。
           

            其次,政府與社會應發揮監督作用。一方面,政府環保部門要嚴格落實新環保法,再加上社會監督,共同倒逼排污企業減少污染或者交給第三方治污。另一方面,政府部門與社會要對第三方加強監管監督,既要防止排污企業與第三方勾結制造新污染,又要對第三方治污過程和結果強化監督。
           

            誠然,還應多鼓勵社會資金進入治污產業。無論是從我國污染現狀,還是從過去第三方治污情況來看,都說明治污產業發展嚴重不足。一些政策雖在財稅、金融、資本等方面支持第三方和治污產業發展,但還要支持治污技術等方面發展,尤其是今后要將相關法規逐步變為剛性制度,給第三方和社會資本吃下定心丸。
           

            如今,中國各地對環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推進,在催生專業化治污需求的同時,刺激了環保產業的發展,加速了社會資本進入環保領域。據業內人士預計,今年中國環境服務業行業收入約7628億元人民幣,到“十三五”末將增長至2.3萬億元人民幣。
           

            (據中新社/朱柳融、經濟參考報、法制日報/張海英、每經網/李彪、半月談網/秦華江 楊洋 何欣榮)

          版權所有:棗強縣啟明環保設備有限公司 轉載請注明出處
          永久免费